首页 小编推荐正文

由于中国经济学人近期无法推送文章,各位读者可以同步关注中国经济学人媒体矩阵号经济学杂谈(微信号:aboutECO)获取每日最新文章!

作者柔道耳:拾遗

来源:本文已获授权来源:拾遗(ID:shiyi201633)

原标题:喂!我要去1999年了,你有什么话要带回去吗?

20年前的1999合肥天气30天年,像极了今天的2019年。


中国驻南联盟使馆被炸,整个中国激荡着愤怒的声浪;金融行业一片风声鹤唳,纷纷忙着抓捕那只“千年虫”;末日预言像病毒般席卷世界,全球弥漫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慌。


经济也软趴趴地低迷着,民众心里充满了不安、焦虑和烦躁……


这就是1999年,一切看起来似乎都糟透了,所以我很想飞回去看看,看看“我们”是如何度过的那一年。




那一年,岳云鹏14岁。

那一年,郭德纲26岁。

那一年,王宝强15岁。

那一年,马云35岁。


1999年3月,14岁的岳云鹏顶着大雪,踏上了从河南濮阳开往北京安徒生,那一年岳云鹏14岁,郭德纲26岁,苦咖啡的长途车


上车时,他暗暗发誓:“这次去北京打工,一定要争气,早日挣钱孝敬父母。”



在开往北京的路途上,车上放着一首歌——《粉红色的回忆》。“打那天起,我听见这首歌心里就难受,无比地难受,当时的场景和心情一下就会涌上心头。”



这一年,郭德纲和李菁、张文顺一起,创办了“北京相声大会”,“让相声回归剧场,做真正的相声。”


没想到经营惨淡,最后连房租都付不起了,郭德纲愁得直跺脚。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其妻胡中惠提出了离婚。郭德纲长叹了一口气,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后来,郭德纲回忆这段日子时说:“声声感叹,步步血泪。”



1999年,元宵节刚过,王宝强就对妈妈说了一句话:“妈,我要出去挣钱,我以后不结婚,结婚太贵了,要好几千,还得盖房子。”


三天后,15岁的他,坐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我要去闯北京,拍电影。”



1999年初,马云第三次创业失败,此时的他,已经35岁了


离开北京返回杭州之前,马云带着团队去了趟长城。说是游玩,但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有一人突然号啕大哭,对着长城大喊:“为什么!为什么!”


离开北京的那个晚上,马云请大家吃了一顿饭,那天下着很大的雪,大港联海场站家一边唱着《真心英雄》,一边抱头痛哭。



1985年4月15日,岳云鹏出生于河南濮阳农村,他在家排行老六,上头有五个姐姐,“在农村没有儿子是抬不起头的,所以我爸妈就一直生。”


岳家虽然有了儿子,但因为严重违反计划生育,所以超生的孩子不能分地,没地就没有粮食,岳家成了全村最穷的人


1998年冬天,上初一的岳云鹏被老师点了名:“68元学费到底什么时候交啊?”


家里没钱,岳云鹏支支吾吾,结果遭到同学们一片嘲笑。岳云鹏觉得太丢脸了,一气之下就辍了学。



1973年出生的郭德纲,是一个天津人,其父郭有源是一名警察。


郭有源工作太忙了,没时间照顾郭德纲,就常常把他扔在小剧场里。小剧场里,有唱戏曲的、有说相声的、有讲评书的,于是一来二去,郭德纲就爱上了相声。


郭德纲确实很有天赋,学什么像什么,十几岁的时候,相声就说得有模有样了,于是被招进了天津红桥文化馆。



1984年5月29日,王宝强出生于河北邢台农村。8岁那年,王宝强看了《少林寺》后,兴奋得整夜睡不着觉,第二天,他对爸爸说,“我要去少林寺学武功。”


爸爸问:“学这个干嘛?”


王宝强答:“我以后也要拍武打电影。”


爸爸顺手就是一巴掌。但王宝强就是不甘心,天天缠着爸妈要学功夫,闹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爸妈才知道他是认了真:“那你就去吧。”



1964年出生于杭州的马云,也并不是一块读书的料。从小到大,他成绩都很一般,连初中考高中都考了两次。


1982年,他参加了第一次高考,结果考得一塌糊涂,连三本都没有考上。落榜的马云,蹬起了三轮,“打算这辈子就这样过了。”


但有一天蹬三轮时,他捡到了一本书——路遥的《人生》。这本书让马云热血沸腾:“我要上大学。”


1983年,他参加了第二次高考,结果依然连三本都没考上。


1984年,他参加了第三次高考,这一次虞宗华,他考上了杭州师范大学。



1999年3月,岳云鹏来到北京后,到一家电机厂做了保安


当保安要上夜班,上夜班是不能睡觉,睡觉就会被扣40元。结果第一个月,岳云鹏不但没拿到300元工资,还倒欠了工厂20元


他哭了一晚上的鼻子。第二个月,为了防止被扣钱,岳云鹏买了95117怎么转人工人生第一包烟,“不为抽,是为了提醒。犯困时,点支安徒生,那一年岳云鹏14岁,郭德纲26岁,苦咖啡烟夹在手上,烟烧到手,一疼就会醒。”



1988年,15岁的郭德纲来到北京。他有一个很纯粹的目的,“进入体制内,成为专业相声演员。”


他报了北京一个文工团,凭借扎实的相声功底,他考上了文工团新成立的永吉县水灾说唱团。虽然考上了,但身份跟他设想的完全不一样,“是个临时工,主要负责检场。”


什么是“检场”?说白了就是打杂,端茶、倒水、搬桌子。“打杂就打杂吧,我先干着,说不定就有机会登台说相声了。”


没想到干了一年多,连登台的台阶都够不着,郭德纲的嫂子的诱惑小说心就凉了,“得了,咱回天津去吧。”



1999年3月,王宝强来到北京后,先在北沙滩找了一个住处——地下室


“房子很旧,墙皮都掉了。旁边是臭水沟,煤场。”


地下室里布满了管道,“这座楼里所有被遗弃的东西,废水、垃圾、大小便,就从我头顶哗哗哗地流过。我住的这间屋子有六个人。三张床,上下铺,每个人交20块钱。屋子里没有厕所,上厕所要走很远,我们就在床底下放一个夜壶。屋里弥漫着一股霉味,被子上也是。很多年后,这霉味还留在我脑海里,一遇到相似味道,我就会想起这个地下室。”



马云综合成绩虽一般,但英语却好得出奇,被称安徒生,那一年岳云鹏14岁,郭德纲26岁,苦咖啡为“可能是杭州英语最好的人”。所以大学毕业后,他就去杭州电子工业学院做了英语老师。工作了4年,每月工资还不到100元静宁一中成绩查询。


马云觉得这样过下去没意思,于是1992年,他找几个朋友创办了海博翻译社——专攻翻译。马云跟房东签了一个长合同,每月房租1500元。


本想大干一番的马云万万没想到,翻译社生意会如此惨淡,每月收入还不到500元。别说发工资,连付房租都不够。为了维持翻译社的生存,马云去义乌批发了很多小商品,内衣、袜子、手电筒等等,然后像业务员一样四处推销。


受尽了冷言,受尽了白眼。”



保安干了没多久,岳云鹏就被辞退了,因为他没有身份证,老板担心被投诉雇佣童工。


岳云鹏只好四处求工作,最后进了一家美食城。先从洗碗做起,然后杀鸡宰鸭,每天累得要死要安徒生,那一年岳云鹏14岁,郭德纲26岁,苦咖啡活,这样干了半年,岳云鹏终于升级负责“蒸屉”。


可屁股还没坐热呢,岳云鹏就被辞退了,因为厨师长的弟弟看上了这份工作。岳云鹏气得哭了一宿。


回到天津红桥文化馆没多久,郭德纲就认识了前妻胡中惠。文化馆搞了一个相声学员班,郭德纲是老师,胡中惠是学员,两人一见钟情,坠入爱河,半年后就走入了婚姻殿堂。


就这样一晃就是4年,1994年,郭德纲又躁动起来,他揣着100多元再次来到北京,“我还是想到北京来说相声。”


来到北京,郭德纲四处求人,希望哪位师傅哪个剧团能收留自己,可没有一个人愿意接纳他


郭德纲住在一家小旅馆里,房费一天要15元,再加上吃饭、乘车,一天花销要20多元。他发现100多元撑不了几天,于是在北京呆了四五天后,就唉声叹气地回到了天津。



王宝强来到北京后,不仅住着最差的房子,也吃着最差的伙食。“为了省钱,每顿饭都是一个馒头加一壶水。”


后来,他跟室友混熟后,开始一起搭伙做饭,“我们六个人,凑钱买了一麻袋土豆。每天晚上回去,我们就围在一起吃土豆:烤土豆、煮土豆、炒土豆,切片、切块、切丝,各种方式我们都想遍了。吃到后来,看到土豆就想吐,彼此都觉得对方身上有一股土豆味。”



1995年,杭州要修一条高速公路,一家美国公司参与了这个项目。但项目进行了一段时间,美国公司却迟迟不付款,政府就想去美国协调。


去协调就大学生照片要找翻译啊,于是政府就找了马云。这次美国之旅,让马云有了一个意外收获——知道了互联网


马云觉得互联网真是好神奇,他搜索“beer”这个词,看到了来自好多国家的相关信息,但就是没有中国的。于是一个念头就在马云脑中诞生了:“中国的,我可以做啊。”


一回来安徒生,那一年岳云鹏14岁,郭德纲26岁,苦咖啡,马云就从翻译社辞了职,邀约几个朋友,筹了10万元,创建了中国第一家商业网站——中国黄页。“向世界传播中国的贸易和商业信息。”


为了宣传和推广中国黄页,马云去北京寻找政府支持,结果被一个个部门请了出去,“这人一看就不像个好人。”


出租车上,马云失声痛哭:“我希望中国人早点成功,不能再拖下去了。”


在马云的苦苦坚持下,中国黄页终于一天天好起来,一年后就被杭州电信收购了。


但不久,杭州电信就与马云在经营理念上产生了严重分歧。道不同,不相为谋。1997年,马云退出了中国黄页。



被美食城辞退后,岳云鹏迫不得已,就到一家酒楼去刷厕所。可干了没多久,他又被辞退了。老板喝醉酒在男厕吐了,偏此时岳云鹏在刷女厕所,没有及时去帮他清理。


被开后,岳云鹏想了两天,“我还是得学一门手艺”。于是他跑到延庆去学焊工,干了两个孙超魏泽坤月,“差点死在那儿”,他就从那里“逃”了出来。


岳云鹏当时真是穷啊,一双皮鞋,底都掉了,他也舍不得扔。他去坐公交车,没钱买票,售票员就用非常难听的话骂他,他眼泪滴答流,一声都不敢吭。



回到天津后,郭德纲还是不甘心,决定自己搞一个剧场,于是在天津第二文化宫附近包了个场地,每月租金5000元。


场地是有了,可没人来听相zoohd声,郭德纲干了几个月就只得关门,赔了好几万。之后又做了几次生意,但最终都以失败收场,欠了一屁股债。


迫不得已,他只好把家里一套房子卖了。郭德纲这三番五次折腾,让胡中惠渐渐不满起来。两人关系越闹越僵,最后只好选择离婚。



每天早上,王宝强就去北影厂门口等活儿,希望可以做一个群众演员。


等了半个月,他终于接到了第一个活儿。这是一部清朝戏,王宝强穿上领来的衣服:“演什么,怎么演啊?”


群杀鸡美拍头眼睛一瞪:“别人做什么,你跟着做就是了。”


于是王宝强跟着一群人,从街这头走到了街那头,然后,就结束了。回到住处,王宝强就开始念叨:“这剧什么时候上演啊,我看能不能找到我。”


室友一片嘲笑。王宝强渴望着成功。那时,成功在他眼里就是:“在电视上看到露脸了,赶紧去上厕所,上趟厕所回来还能看到自己,那就算成功了。”


▲ 离开北京回杭州创业  

1997年,外经贸部欲成立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邀请马云来组建和管理团队。


马云带着几个兄弟就去了北京,在北京只干了14个月,马云就辞了职:“条条框框太多,施展不开拳脚。”


1998年底,马云对一班兄弟说:“我带你们来了北京,但我自己要回杭州了,我给你们三个选择。第一:留在北京机关里,工作很稳定,工资也不错。第二:我推荐去雅虎、新浪、搜狐,工作比较稳定,工资也很高。第三:跟着我回杭州创业,但每个月工资只有500元,10个月内没有休息日,我们租不起房子,所以只能在我家里上班。10个月后如果创业失败,我们各奔东西。你们考虑三天,然后再告诉我。”


没有等三天,只过了三分钟,大家就说:“我们跟你回杭州。”马云立刻红了眼睛。



不笑味集烧电焊了,岳云鹏又到一饭馆做了服务员。可做了没多久,他又被开除了。因为忙中出错,他把5号桌点的两瓶啤酒写给了3号桌。因为多算了6元啤酒钱,3号桌男子不仅不买单,还用各种脏话侮辱岳云鹏。“我各种赔不是,都不管用,最后我自己掏352元买了单。”


可就算自己买了单,经理还是没有放过他:“他的错误大家不要犯,如果再犯,就跟他一个下场。”


岳云鹏又哭了整整一宿。


2015年,岳云鹏接受《面对面》采访。主持人问:“你还恨那位客人吗?”


岳云鹏答:“到现在我还恨他!”说完他就哭了。



郭德纲始终不甘心,于是1995年又去了北京。


他在偏远的大兴租了间小屋子,每月房租150元,然后在沙子口一剧团谋了个打杂差事。干了3个月打杂工作后,他才有了第一次登台机会


当时,剧团答应他:“一个月给你1000块。”不过等到发工资那天,人家却说:“下个月看你表现再说。”


没收入,吃不上饭,郭德纲就把挂面熬成糊糊,然后买回一捆大葱,每天就吃“糊糊配大葱”。


有一天,演出结束太晚,公交车都已经收班了。郭德纲问一黑车:“大兴,走吗?”


司机说:“走。”


郭德纲说:“我没钱,把怀表给你吧。”


司机一听,扭头就走了。郭德纲只好步行回家。车子一辆一辆呼啸而过,郭德纲举头望天,只见残月高悬、寒星点点,百般滋味便尽涌喉头,“我这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凌晨4点,我走到家时,脚上已经磨得全是泡了。”


刚躺上床,房东就来了,来要房租,郭德纲不敢开门,房东就在门口骂了半个小时。


第二天,郭德安徒生,那一年岳云鹏14岁,郭德纲26岁,苦咖啡纲就发了高烧,没钱,不敢去医院,他就把传呼机卖了,“买了三包感冒药两个馒头。”



王宝强第四次接的群演,是演“一个逃荒的难民”,剧情是被军官一脚踹倒,连人带筐翻到沟里去。


王宝强本以为只是做做样子,可没想到这军官竟然真踹,大头皮鞋一脚踹在宝强腰眼上,疼得他蜷成了虾米,于是翻沟动作做得不连贯。导演不满意:“重来。”


又是重重一脚,宝强忍着疼,往沟里一滚。


导演不满意,大骂:“这人谁找的?找个傻子来干嘛?”


于是再拍第三遍。第三遍,终于过了。“我的腰上,过了一礼拜,还有青紫的鞋印子。”



1999年2月20日,大年初五,在杭州一个叫湖畔花园的小区,马云召集17个人,开了阿里巴巴历史上著名的动员大会。


大家席地而坐,马云站在中间,讲了整整两个小时:“从现在起,我们要做一件伟大的事情……”马云连同这17个人,后来被称为“阿里18罗汉”。


几天后,马云在报纸上打了一个招聘广告。上面写了这么一句英文:“If not now,When?If not me,Who?”


如果不是现在,还能是什么时候?如果不是我,还能是谁?



因“记错啤酒”被开后,经老乡介绍,岳云鹏到一家炸酱面馆做了服务员。


这面馆档次挺高的,要求员工穿对襟开衫、圆口布鞋,还得说京片子:“来了您呐,几位里边儿请!”


2003年12月,一位经常来吃面老熟客,把岳云鹏叫到一边:“你嗓子挺不错的,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你跟他学相声去吧。”


岳云鹏问:“谁啊?”

老先生说:“郭德纲。”



在剧团说了一段时间相声后,郭德纲终于有了一些小声名,1998年底至1999年初,他跟张文顺、李菁一起,创办了“北京相声大会”,也就是如今德云社的前身。


郭德纲终于有了自己的剧场,剧场虽有了,可生意清淡,清淡到什么地步?时常“台上一个人,台下一个人”。


“我正说着相声呢,台下观众的手机响了,他接电话时,我就停下来,等他接完电话,我再接着说。”


生意清淡,付不起房租,郭德纲只好四处跟团卖艺,在卖艺中,他认识了王惠。


王惠是京韵大鼓的名角,14岁就举办过个人专场。在跟郭德纲多次接触后,这个妹子爱上了郭德纲,全然不顾父母反对,“奋不顾身”地嫁给了郭德纲。


2003年,郭德纲把演出场地搬到天桥,“北京相声大会”更名为“德云社”,但坝坝舞wagcw生意依然无比清淡。就在德云社快要倒闭的时候,王惠给了他最大的支持,把轿车、首饰全卖了,“德云社这才有了喘息之机。”



干了一筛组词段时间群演后,王宝强通过少林寺一位师兄,认识了一个做武行的穴头,于是王宝强开始做“替身”。


在拍《巴士警探》时,“作为替身,我要从一个高梯子上摔下来。下面是水泥地,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我一闭眼,直直摔了下去。砰一声,我脑袋嗡嗡作响。”


导演说:“重来!”

宝强又砰一声摔下来。

导演说:“重来!”

宝强又砰一声摔下来。

导演叫“OK”的时候,宝强几乎已失去知觉,鲜血浸透了他整个袖子。


从这部电影开始,许多穴头都知道了王宝强,“不怕死,别人假摔,他真摔。”



阿里巴巴发展并不太顺,干了不到半年,就发不起工资了。马云只好四处去融资。


找到联想柳传志,柳传志婉拒了:“互联网,我看不懂。”


找到金山雷军,雷军也拒绝了。


马云找了37次风投,但37次都被拒绝了。阿里巴巴,眼看就要夭折。




虽然不知郭德纲是谁,但岳云鹏倒是动了心。每天下午2点到5点,是服务员的休息时间。于是每天吃过午饭,岳云鹏就往德云社赶,听相声听到4点半,再一路小跑赶回店里。


听了一段时间相声后,岳云鹏觉得郭德纲挺不错的,于是就给家里打电话说:“我想去学个技术,不想做服务员了,给我两年时间吧。这两年我就不往家里寄钱了,如果学不出来我就回家种地。”



德云社入不敷出,郭德纲只好四安徒生,那一年岳云鹏14岁,郭德纲26岁,苦咖啡处觅活。2003年,安徽一档综艺要招主持人,郭德纲就跑去应聘。栏目组想考验他是否具有忍受力,便在繁华路段弄了一玻璃橱窗,让他在里面直播48小时生活,期间还必须配合观众表演节目。


观众把郭德纲当猴子一样,让他打拳,让他大吼、让他织毛衣……


郭德纲心里难受得要命,却不得不装出满脸笑容,“差那么一点我就崩溃了。”


咬牙熬过48小时,郭德纲终于做了主持人。主持一期节目,安徽卫视就给4000元。


没多久,降到了3000元。

没多久,降到了2000元,

没多久,降到了1000元。


后来索性就不给钱了,郭德纲只好断了这门差事。



做群演、做替身其实很难,有时很长时间都接不到活,接不到活就没钱,没钱就要饿肚子,王宝强只好去做搬运工,一天挣25块钱。


王宝强吃穿都十分节约,他把挣的钱省下来,“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要去洗照片,一洗就是几十张,然后散发给穴头、副导演。”


室友嘲笑他:“大导演看得到吗?没准路上就扔了。”


王宝强说:“第100张看不到,第101张就看得到呢。”



就在阿里巴巴撑不住的时候,经朋友介绍,马云找到了软银老总孙正义。孙正义说:“我只给你6分钟。”


马云口若悬河地讲起来。6分钟演说完毕,孙正义说了一句话:“你跟杨致远一样疯狂,我决定投资阿里巴巴。”


马云拿到了2000万美元风投,阿里巴巴终于渡过难关。



2004年初,岳云鹏辞了职,跑到德云社投奔郭德纲。


郭德纲实在是不想收留他,因为岳云鹏一点底都没有,连《报菜名》都不知道。但见岳云鹏实在是可怜,便想起了自己这些年的遭遇,于是就收留了岳云鹏,“先从打杂开始做起吧,每周给你50块钱。”


没过几天,岳云鹏就不想干了,我当服务员还能拿1000块呢,在这里只能拿50块。”但看过一些相声大师的光碟后,岳云鹏终于安下心来:“学相声能成为艺术家,而且越老越吃香,干服务员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于是每天打杂之余,岳云鹏专心练起了“说学逗唱”。



什么行业都讲圈子,相声领域也一样。如果没有大佬的提携,没有得到大佬的认可,你很难获得好的演出机会。


郭德纲说相声的技艺早就是一流了,但就因为大佬们不认可他,所以他得不到好的演出机会


郭德纲说过一句话:“但凡一个有文化的人,说‘让他来’,我就认投了呀。我愿意给你当狗……”郭德纲给大佬们端茶引座,可人家连正眼都不看一下。


2004年初,郭德纲去广州演出,这次演出给他带来光明,侯耀文当时正好也在现场,他看完郭德纲的相声后大赞,佟凤岐“这小子真的很不错。”


回到北京后不久,侯耀文就收郭德纲做了徒弟。郭德纲跪拜在地,感激涕零。



王宝强散发照片终于有了效果。2002年,他正在工地搬水泥,寻呼机嘟嘟响了起来,他赶紧跑去回电话。电话那边说:“王宝强吗?我们这里是《盲井》剧组。明天来化装试镜。”


这是一部拍矿井的电影,演员得下几百米深的矿井,但这个矿井非常危险,随时可能发生坍塌事故。


男二号害怕,临阵脱逃了。导演组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就想起了王宝强。王宝强就这样做了男二号。


王宝强做梦都没想到,这部戏竟能让他拿到金马奖最佳新人奖。拿奖后,他给家里打电话:哥哥在电话那边怒吼:“你这几年跑哪去了,一个电话也不来,以为你死了!”


王宝强嚎啕大哭起来。



马云拿到2000万美元风投后,便开始了海外扩张计划:到多个国家建立办事处,聘请大量国外一流人才,“当葛晓威时阿里巴巴在美国硅谷就有30个工程师,年薪没有一个低于6位数。”


结果刚进入2001年时,阿里巴巴的资金链就紧张起来,“最多只能再支撑半年。”


马云失眠好几个晚上后,做出重大决定——回到中国,回到沿海,回到中心。大规模的撤站裁员开始了。裁员太惨烈了。惨到什么程度?


“阿里工号是按加入公司时间顺序排列的,马云为1号,20号以前的是公司创始人,前100号是公司老班底。而当时的大裁员,100以内的老员工裁掉了一半。”


马云给好朋友埃里斯曼打电话时,哭得非常伤心:“我是不是个坏人?



经过一年多苦练,岳云鹏终于能说几段相声了。于是郭德纲让他登台,说了一段《杂学唱》。第一次登台,岳云鹏紧张极了,说着说着就乱了,才说了三分钟,就被观众轰下了台


一下台他就哭了:“师父,别赶我走……”


郭德纲摸摸他的头:“只要我有口饭吃,就不会让你走!”



有了侯耀文的推广和提携,郭德纲渐渐获得了圈内人的认可。


当时,一帮文化人,便经常去德云社听相声,比如史航、东东枪,袁鸿、王小峰等人。一听,都觉得郭德纲说得好。


史航虎躯一震:“有点意思。”于是便开始传播郭德纲。2005年12月5日,《三联生活周刊》刊发了《相声界的草根英雄——郭德纲访谈》,开篇第一句就是“郭德纲是中国相声界的奇人”:“他在普通老百姓中间名气很小,却赢得了资深相声迷的狂热追捧。”


这篇报道一出,立马引起全国媒体的关注,于是纷纷跑去采访郭德纲,郭德纲顿时成了焦点人物。



金马奖结束后的两个月,王宝强接到了一个电话。“你好,我是冯小刚。”


王宝强不敢相信:“你真是冯小刚?”


冯小刚问:“你有没有三个月档期?”


王宝强连声回答:“有有有,一年都有。”


冯小刚说:“那你来拍《天下无贼》吧。”


放下电话,王宝强高兴得跳了起来,连做了几个空翻。



大裁员之后,马云打响了三大战役。


第一战:“延安萨瓦尼耶整风运动”。就是统一思想、统一价值观。


第二战:“抗日军政大学”。就是投资100万搞培训,让员工成为最优秀的专业人才。


第三战:“南泥湾开荒”。就是大生产,必须把产品做出来。这三颗救心丸,终于救回了即将断气的阿里。



经过无数次练习之后,2006年,岳云鹏终于又登台了。这一次,终于把观众逗乐了。


从此,他一发不可收拾,成了我们喜爱的“小岳岳”。2011年4月9日,他举办了人生第一个专场商演



2005年,媒体的连番报道,让郭德纲一夜蹿红大江南北。冷清的德云社剧场,一下变得热闹起来,为了抢一张门票,观众不惜大打出手。


2005年,郭德纲去保利剧院演出,创造了返场22次的奇迹。从此,他成了中国相声的一面旗帜。



《天下无贼》播出后,王宝强一下就出了名,找他拍片的剧本堆成小山。


他接拍《士兵突击》,拿到了金鹰奖最具人气男演员奖。他接拍《Hello!树先生》,拿到了亚太电影大奖最佳男演员奖。


吃尽无数苦头后,他终于成了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马云就更不用说了。


2009年,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百大最具影响力人物”。2014年,被《财富》杂志评为“全球50位最伟大领袖”。2018年,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改革先锋”奖章。



尾声


我为什么要写这四个人呢?就是站在2019年的开头,我恍然意识到:人生这场戏的最终结局,其实就是一个个选择和坚持叠加起来的总和。


如果我能回到1999年,我会对那时的自己说四句话


每位爷都是从孙子过来的。

平凡人也能成为英雄。

没有人能依靠奥术神座漫画天赋成功,只有勤奋才能将天赋变为天才。

你能看到多少美,取决于你多大程度上努力生活过。



当然,你懂的,其实这些话并不是想带给1999年的自己,我只是想以此致敬当下每个正在努力奋斗的人,因为2019年太像1999年了


站在2019年的当口,也许你正经历着岳云鹏的屈辱,也许你正经历着郭德纲的幻灭,也许你正经历着王宝强的悲苦,也许你正经历着马云的滑铁卢……


但不管你经历着什么磨难,我都希望你能挺一挺,咬咬牙,挺一挺,也许你就能迎来云开雾散的明天。


喜欢《喜剧之王》中的一个场景:


张柏芝说:“看,前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周星驰说:“也不是,天亮后便会很美的。”



本文转载自“拾遗”(ID:shiyi201633)。一个有趣、有品、有态度的文化生活微刊。



| 学人的新意和春意 |

正月初一到初七,每日一句人生箴言


提示:

由于近期“中国经济学人”被屏蔽群发,各位读者朋友可以在经济学人的网站上

www.jingjixueren.com查看中国经济学人历史文章。
此外,读者朋友还可以通过关注以下
中国经济学人媒体矩阵号来获取中国经济学人主编推送的每日最新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查看中国经济学人往期精彩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